栏目导航

news

金融新闻

主页 > 金融新闻 >

赵学清|深切悼念恩师黄孝德先生_新闻频道_东方资讯

发布日期:2020-09-13 05:3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悼念恩师黄孝德先生

文|赵学清

1988年9月的一天,我怀揣着武汉大学的硕士研究生录取证书,赴珞珈山报到。在武大辞书研究室,见到了导师黄孝德先生。先生身材高大,和颜悦色,眼睛透着睿智而温和的目光。我是先生招收的第一个硕士生,因此也倍受关爱。正常的课程学习之外,先生很快就布置我写一篇辞典方面的学术论文,并鼓励我认真写,争取投稿。先生曾任武大辞书研究室主任,担任《汉语大字典》编委和总稿人(之一)。他多次跟我谈到编纂《汉语大字典》的艰辛和不易,谈到《汉语大字典》比起《康熙字典》来在多方面都有超越。在先生的启发和具体指导下,研二下学期我完成了《从虚词研究的历史看的创新》初稿,黄老师又几次帮我修改。这篇文章最终发表于1990年第5期《辞书研究》,也是我第一篇正式发表的学术论文。那时写作还是用钢笔写在每页300字的稿纸上,稿子经导师多次修改,至今我珍藏着的那一版,整面像全线上涨的股市行情大盘,一片飘红。一个硕士在校生能在《辞书研究》这样专业期刊上发表论文,都是导师全力提携的结果。

武汉的冬天蛮难熬的,不像北方有暖气,但寒冷的程度并不低。当时住在武大枫园一舍,宿舍的条件有点简陋,一层楼共用一处盥洗室,洗澡要去专门的浴室排队。一天,导师告诉我,家里安装了热水器,洗澡很方便,来家里洗澡吧。我居然懵懂地答应了,然后拿了换洗的衣物欣然到老师家洗澡,又高兴地领受师母做的饭菜。自己当了导师,也带了不少研究生。我想起翻过珞珈山到导师家洗澡、吃饭的事,总后悔自己当年少不更事去打扰老师,也惭愧对自己的学生们做得没那么好。1991年7月,我硕士毕业离开武大。那年秋天,我去成都参加一个辞书学的会议。会后,坐火车去重庆,想乘船在三峡上游历一番。谁知到重庆港后,发现钱不够了。也是因年轻没经验,在成都交完会费又买了几本书,从成都到重庆还买了卧铺,结果在重庆码头发现,手头的钱只够买一张从重庆到武汉的散席船票了。买完船票,剩下一点点钱,也只能吃方便面了。那时还没有手机,也没有银行卡,只能用现金。出门在外,没现金真是寸步难行。客船晚上在万县港停泊几小时,还下船到万县港的小巷子里买了好几个烧饼,准备当下面两天旅途的干粮。也是巧了,在船上第二天,我碰到在成都参会住在同屋的辽宁的一位老师,他立马借钱给我,还请我好好吃了一顿。我补了三等舱,算是不用再在甲板上打地铺了。船一到武汉,我就赶紧到武大敲开导师家的门,老师在家,我立刻放松下来,觉得到家的感觉。向老师借了两百元钱,还给那位辽宁的老师。毕业后第一次去导师家,不是去看望老师而是向老师借钱,老师和师母还开开心心地给了钱,照常招呼我吃饭,如同在校时一般。

昨天(编者按:4日)上午9点,正准备从长安校区出发到雁塔校区去,临出门时,接到海漩兄的电话,告诉我:“早上8点零5分,父亲走了,昨天还提起你!”大脑一片空白,机械地启动汽车,思忖着应该赶紧给学校请假赴武汉送老师最后一程。昨天忙碌一天,晚上才有空坐下来,过去的一幕幕不断浮现在脑海中。

中国著名训诂学、辞书学专家,优秀共产党员,武汉大学教授黄孝德先生不幸于2020年9月4日逝世,深切缅怀黄先生。

Power by DedeCms